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虔东视野 >

寻找暖阳

作者:曾海燕 来源:本站 浏览数:3361 发布时间:2015-11-7 9:12:04

     月如钩,夜色微凉,夏天已悄然离去,又是一季秋的轮回,她依然杳无音信。

      叶暖阳,人如其名,月牙般的微笑两旁挂着浅浅的酒窝,像是两颗守候的星星,闪耀着熠熠生辉。这样一个温暖的名字、温暖的人,却没温暖周围的人心。

      她常常光着脚丫在沙子地、泥泞水洼的路上奔跑,从春天到夏天到秋天到冬天,再到春天到夏天到冬天,周而复始。别人称她“光脚丫的野丫头”。

      果有人会问她一句,“为什么光着脚丫不穿鞋呢,不冷吗?”

      她一定会羞怯地告诉那个人,“妈妈说买了鞋就没钱买书了,少买一双鞋就可以多买两本书。”事实上,没有一个人问过她。她用手不断地摩擦着布满茧的脚底,以及红彤彤长着疮的脚背,嘴里呢呢喃喃,“暖阳不痛,暖阳不冷,暖阳不痛……”这样念着,好像真的就不痛、不冷了。她其实没有妈妈,奶奶说她是爸爸从雪地里捡回来的,她是冬雪的女儿。

       如果有人会问她一句,“你用鞋子换了多少书?你读了多少书?”

       她一定会自豪地告诉那个人,“三年了,我用三双鞋子换了六本书,有古诗词典、有少儿百科全书、有成语词典还有少年科学,还有安徒生童话,还有格林童话,我都会读、会背哦。”

        事实上,没有人问过她。她把拥有的书看了一遍又一遍,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,她摸着咕咕响的肚子,默默地念叨,“我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,我拾稻穗一天才拾一捆,打成米粒只有一大碗,熬成粥够我和奶奶吃一星期。”暖阳还要照顾失明的奶奶。

       三年前的冬天,山里雪崩,在拾到暖阳的地方,一个憨实的、懦弱的却又勤劳的庄稼人永远地留在了那里,尸骨未存。暖阳的奶奶因此哭瞎了双眼,心里蒙上了尘埃。没有了庄稼人,田里的杂草肆意疯长。

      一天,暖阳怀里捧着稀世珍宝小心翼翼地走在雪地里,笑弯了眉毛。她告诉奶奶捡到了两枚鸡蛋,鸡蛋上还有余温,奶奶露出了三年来唯一的一次微笑。暖阳和奶奶吃了一枚鸡蛋,还有一枚她放在了被窝里,夜里抱着它做着甜甜的美梦。

      第二天玉英大婶敲响了家家户户的门,称家里母鸡刚下的两枚鸡蛋不见了,那是她准备拿去卖钱给她家老伴治病的。跟她相依为命的老伴最后还是没熬过凛冽的寒冬,走了。如果不是丢失了两枚鸡蛋,她不会从早到晚去找鸡蛋,她家老伴也不会因此饿了一天,她后来也不会一直念念叨叨那两枚鸡蛋,她家老伴也不会因此跟她吵架,更不会因此郁郁而终,想来都是那两枚鸡蛋惹得祸,她怪上了那两枚鸡蛋。她看见了暖阳家厨房灶台上散落的鸡蛋壳以及暖阳惴惴不安的神情。

      暖阳失踪了。冬天是暖阳的梦靥,她被梦靥缠住了。

      村民在暖阳奶奶的再三哀求下才草草地寻了两天,未果,便不再寻找。

     暖阳奶奶以为自己三年前哭瞎了双眼,原来却是自己臆想的,她可以看见光明,比任何时候都看得清晰。为了寻找暖阳,三年来第一次踏出了家门,身旁跟着一只小鸡,那是暖阳捂在被窝里的那只鸡蛋孵化出来的,它像是个寻找妈妈的小孩,不离不弃地跟在奶奶身边,东找西看。

      冬去春来,春去夏来,夏去秋来,不管白天还是夜里,总有一个佝偻的身影以及一只母鸡在寻觅着,老人老了,小鸡长成母鸡了,暖阳依然不见踪影。

       暖阳有两个心愿:水晶鞋和书。也许她正穿着水晶鞋在看书。